郑成功墓1929年被盗揭秘

发布时间:2016-01-11 文章来源:郑成功网 阅读 : 4069


郑成功墓1929年被盗揭秘


近年来,有关郑成功墓在何处的争议不时发生。此前,河南固始县称在上世纪50年代挖掘到了郑成功墓,研究郑成功的有关专家对此说予以质疑。专家介绍,郑成功灵柩于1699年迁葬南安水头,归附祖墓。1929年,郑陵被盗。日前,记者再访当年参与整理郑成功墓的当事人后代及研究郑成功的一些学者———



归葬祖墓



324国道水头复线往康店方向,有一条水泥路一直通往覆船山。覆船山,历史上的记载都称之为橄榄山,位于水头康店村。郑成功陵墓就在山腰。



在离陵墓不远的地方,立着两块纪念石碑,一块是1963年福建省公布郑成功墓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碑刻,另一块是1982年时,国务院将郑成功墓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纪念碑。



同行的郑成功学术研讨会延平分会的常务理事许庆芳先生介绍,这里本是郑成功的祖坟,郑成功灵柩是附葬在此的。清朝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郑克



奏请康熙皇帝,念台湾辽海,祭扫不便,怕被人挖掘,乞迁葬内地,并获恩准,于康熙三十八年农历五月廿二日迁葬南安水头康店村,与乐斋公合葬一莹。



郑陵的墓系三合土构筑,墓碑、墓道为石砌。墓碑高约70厘米,呈字形,为花岗岩石雕琢而成。这里是郑成功陵,但墓碑上没有郑成功的名讳。



许庆芳说:郑成功是归葬祖墓,按照古代严格的族辈先后,祖孙同堂,父子共室,因此即使郑成功官爵多么显赫,也不能独署其名。



墓穴被盗



1128,正好是南安石井郑成功谱牒修编暨南安市文物保护单位郑成功祠揭牌仪式两周年的纪念日。



在这里,我们见到了特意赶来参加庆典的郑万龄———郑成功的第十世后裔。郑万龄今年68岁,祖籍晋江安海,现移居厦门。他随身还带着他父亲郑君汉的回忆录打印稿,里面介绍了郑成功墓当年被盗及他参与整理郑成功墓的情况。



郑君汉是郑成功直系后裔第九世孙,1929年郑成功坟墓被盗时,郑君汉和父辈多人去了现场。郑君汉1991年过世,郑万龄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意外发现了父亲曾经写的一份关于郑成功墓被盗的回忆录。这份书稿是第一次向媒体披露。



郑君汉的回忆录详细叙述了郑成功墓被盗及族人整理坟墓前后的整个过程。



墓被盗当日是1929年农历五月十二日夜晚。盗墓者从墓上左畔掘下两穴,前一穴未挖通,中断;后一穴已被挖通进墓内,从上看下去洞内空空无物,仅见一木主牌位,洞口小无法下去,可能天亮知不能得手立即逃逸。



次日凌晨,郑成功陵园附近村民发现墓顶有被挖开的洞穴,就赶紧报告。水头前宅、康店的乡亲都赶到山上观看。确认是被盗后,前宅的郑氏后人随即到安海通知了郑君汉的父亲。郑君汉的父亲带着郑君汉,和族里的一些亲戚结队前往,当夜就去守山。当晚,他们与前宅、康店的一些年轻人,预先讲好暗号,分别在山上、山脚守着,一夜平安无事。



整理郑墓



第二天早上,当时石井郑氏的主事郑维应、郑维炳等到了水头坟地。商议后认为,为了避免让盗墓贼再垂涎,因此决定自己开启。



郑成功骸棺外套一椁,涂层厚厚,粉黄色漆。椁有五尺高,周围阔距离有二尺,墓上以红砖成圆柱,四面墓壁皆以红砖砌成。墓室干燥清洁,走动无碍。



随后,郑君汉一直在外面休息。椁和棺打开后,他听目睹者说有一堆黄缎袍放在头边。但是进去整理的人不重视,全部丢了出来。当时外面有很多围观的村民,争相来抢。郑君汉赶忙制止了,声明必须等检查无夹带文物,才能取去。计拾得两块绣龙的胸前圆龙,又捡得绣龙黄绸靴履一只,出土文物装在一小箩筐用草药盖上。



大家让郑君汉父子把挖到的文物带回了家。当晚,他们去找当地一个打石师傅,商量拓墓志的事情。说明有两块,每块约三尺长,阔一尺五寸。



第二天,他们又去了墓地,将墓志铭抬到山下,每块分三段拓印。一直到十六日才将拓印稿完成,带回安海翻印。据郑君汉手稿中所写,整个过程他主要负责拓印墓志的工作,对郑经及其他人的骸棺情况并不清楚。



尸骨完整



郑君琴是当年亲历郑成功墓整理的人中最后一个过世的老人。十多年前,原南安市郑成功纪念馆馆长伍天辉特意走访了郑君琴,向他了解当时整理坟墓的情况。那年郑君琴已经90多岁。



伍馆长说,据郑君琴回忆,整理坟墓时已经是穿短袖的时节,当时族里的几个老人一起决定挖开郑成功的灵柩。对于是否有动其他人的棺木,当时郑君琴也没有说明白。盗墓贼挖到的是放陪葬品的墓穴,也就是墓志铭厅。墓志铭已经被打断了,里面还有很多官服,当时大家不重视,搬出来堆放在坟墓外的墓桌上,有的立马就



腐化了。后来有人说这官服拿去烧了当药引,能辟邪,于是许多村民都来撕,最后仅剩下一点点被纪念馆收藏。



郑成功的棺材漆的是朱红色,打开时棺材下面有一层水银,尸骨仍呈人形浸在水银中。据说,因为水银太多,大家买了9个夜壶去装,回来后,再用红薯削成块当瓶塞。在尸骨旁边还有一包用发黄了的白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是手指的骨头。在尸骨旁边还有一叠衣服,以及一个藤盔。尸体的骨头很完整,头骨向右斜,一件官袍盖在尸骨上面。



再度遭窃



郑汉口老人住在离旧纪念馆不远的一座阁楼。他今年80岁,他所知道的有关1929年郑墓整理的情况,都是从父辈处获悉的。



郑汉口听整理郑墓回来的人讲,当时坟墓墓顶被打了好几个地方,但是都没通。盗墓贼最后从坟墓正前方的墓桌挖了洞进去,但只到了墓志铭厅,打断了墓志铭。族人们在进去的时候,都要先立誓,不得随便拿里面的东西。



郑成功的棺材是大红色的,棺材是上了六层漆后才最后上了红漆,坚固且能防潮。因为不小心,在开棺时有人将棺材敲裂了一道缝隙,里面的水银随即遁入地下。打开棺盖,郑成功的骨骸还是完好的,身上穿着龙袍,身边还有一把扇子。打开龙袍,里面包着一块护心镜,出土时还是金光闪闪的,但后来族人为了试其硬度,回来后又给摔破了。



1946年,郑成功墓再次被盗,正是清明节的时候,郑汉口和族人天未亮就开始出发,一直走到快中午才到。那时,坟墓到处野草丛生。进坟墓看时,几口棺材因为遇空气的缘故,都已经腐烂了,里面已经没有其他东西。大家修整了一下坟墓,就回来了。



出土文物



郑君汉在回忆录里说,具体出土的殉葬物,则由郑氏各房分为保管。



玉带有玉17块,我家4块,靴面残片1块,墓志铭拓片,保存到解放后。60年代我家乡石井筹建郑成功纪念馆时,送纪念馆保藏,有据可查。据了解,17块玉块后来由政府部门回收,被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由南安市文管办保藏,目前仍完好。



1929年整理郑陵时,石井郑氏带队的人叫郑维炳。据他的孙子郑伏生回忆,当时17块玉由郑成功后裔的各房平均分了保管。郑维炳当时相当于族长,就保存了三块,其他各房大都保留一块或两块。他小的时候也见过那三块玉,两块是长方形,一块则是心形。老人将玉放在一个木匣子里,里面还有一本册子,上面用红印泥盖着17块玉的各自样式。这个匣子有时候被锁在一个铁箱子里,要打开还需要密码,如果密码输入错误,箱子就会叫。郑伏生说,有时候,郑维炳把木匣子当枕头,一直放在贴身的位置。每到郑成功忌辰时,各房再将17块玉集中起来,放在供桌上祭拜、展览。



在建郑成功纪念馆时,有关部门多方征集与郑成功墓相关的资料,共收藏了从郑陵出土的包括头发、玉带、龙袍片等物,另有郑经1674年回乡修祖坟时所立的《橄榄山墓志》和郑克



>>>专家声音



郑墓在河南证据不足1988年时,伍天辉写了一篇文章,反驳河南固始县所持该县挖到郑成功墓的说法。



据伍先生介绍,郑成功墓葬河南的说法起于20世纪80年代末,有史学界人士撰文称在50年代大跃进时,河南挖掘出了郑成功墓,当时尸体用白布裹着,上面写有土部丰府郑成功字样。同时还出土了一批文物,但因为保护不力等原因都已流失。恰如一个无头公案。



伍先生说,河南所举证据,因为对郑成功的历史了解不透彻,犯了一个历史性的错误。成功二字为隆武皇帝赐国姓后同时改的名字,因此称成功时,应该连国姓一起,而不是呼郑成功。施琅肯定郑氏收复台湾



伍先生认为,施琅平台时郑成功已过世20余年,连棺木都已经腐烂,如何还能有白布裹身?如何再运?这些在史书上也无此记载。



根据李光地《榕村语录续集》中记载,施琅攻下澎湖后,即向郑氏后人下声明断不报仇!当日杀吾父者已死,与他人不相干。不特台湾人不杀,即郑家肯降,吾亦不杀。今日之事,君事也,吾敢报私怨乎?表现出宽阔的胸襟。到岛三天,他即亲自到郑成功坟前祭拜,并且亲自撰文祭奠。可见施琅对郑氏父子收复台湾功绩的肯定,也流露了他对郑成功的敬仰。

返回顶部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