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史料所见郑成功与郑彩关系考释

发布时间:2016-01-11 文章来源:郑成功网 阅读 : 6037

中日史料所见郑成功与郑彩关系考释



   ——以《华夷变态》为中心(修改稿)



 



[摘要] 日本江户时代林恕父子所汇编的《华夷变态》中有三处将郑成功和郑彩混同,根据南明时期的史料,指正其出错的地方。通过明末本的《石井郑氏族谱》弄清了郑成功和郑彩的侄叔关系,同时也修正南明时期中日史料及近现代学者们对他们俩的关系的种种错误判断,并分析造成这种混同的原因,为进一步研究二人之关系打下基础。



 [关键词] 郑成功 郑彩 关系 混同原因



Interpret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Zheng Chenggong & Zheng Cai from Historical Documentation both in
China and Japan



--Centering
on the book Hua Yi Metamorphosis



[Abstract] Based on
the historical documents of the Southern Ming Dynasty, three places where Zheng
Chenggong and Zheng Cai were confused in Lin Shu’s book Hua Yi Metamorphosis are identified, and the nucleus of the
misunderstanding are corrected. With the approach to Shijing Genealogy of Family Zheng (End of Ming Dynasty edition),
the nephew and uncle relationship between Zheng Chenggong and Zheng Cai is
further clarified. In the meantime, various misinterpretations of their
relationship in the Southern Ming Dynasty documentation and by contemporary
researchers are also corrected. Eventually, the reasons behind the
misinterpretation are analyzed. Accordingly, the foundation for further
study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Zheng Chenggong and Zheng Cai is laid.



[Key words]: Zheng
Chenggong; Zheng Cai; relationship; reasons of misinterpretation



《华夷变态》(图一)是林鹅峰(为日本江户时代前期幕府的儒官,弘文院学士,名恕,春胜)于日本延宝二年(清康熙十三年,公元1674年)将中国明清交替时期的各种海上传闻——“唐船风书说”汇编而成的。他死后,由他的二儿子林凤冈(江户中期的幕府儒官,弘文院学士,名信笃,春常)继续从事这项编辑工作。此书是日本江户时代幕府海外情报搜集制度和清日贸易的产物,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价值。一直被日本学者应用于清初中国史、唐船贸易史及日本对清关系史的研究中。国内的学者因语言和文本解读的困难,至今未能有效的开发和利用这份珍贵史料。



郑成功和郑彩在南明史中都是较为出名的抗清将领。郑成功是收复台湾的民族英雄,本名森,字大木,南明的隆武皇帝赐给他朱姓,改名成功,被称国姓爷,嗣后永历皇帝封他延平王,1661年收复台湾。而郑彩是郑成功的族叔,先跟随弘光皇帝,任水师副将;后跟随隆武皇帝,被封为忠孝伯;再后又跟随监国鲁王,被封为建国公。但在我国和日本国的史籍中却被混淆为同一人,或讹传两人之关系。本文旨在指摘《华夷变态》之错讹,明确二人之关系,分析造成错讹之原因。



一、《华夷变态》出现的错误及指正



《华夷变态》一书把郑成功与郑彩混同为同一个人,书中有三处出现这样的错误。1958年浦廉一注释的《华夷变态》也指出这三处把郑彩和郑成功混为一人,但没有指正出错的内容。‚川口长孺的《台湾割据志》也指出“按彩,盖芝龙亲族也,然不详其系;《华夷变态》以彩为成功一名者,误矣。[1]



林恕等编撰的《华夷变态》是以日语古文和片假名混杂着写成的,因此很多学者很难读懂其意思,笔者现将这三处以日语现代文格式写出来,翻译或摘录其中文的意思,并分析其出错的地方。



其一,第一卷的目录“郑芝龙求援兵”,(一)54-55下所记内容:



“是より先芝龍福建道の大将として毎年長崎商船遣わすによって日本へのちなみありと思い、平戸に留置所の妻を福州へ呼び迎んことを請望む、長崎奉行より井上筑後守を以て言上ければ、御許容有て、妻子を福州へ遣さる、其の子は即ち鄭彩なり、字成功、長崎にては森官と称す、芝龍帰国の後、平戸の妻別人に嫁して、子を生む、森官が異父の弟なり、此の子は平戸に留る、芝龍が事、従信録の末にも、武経開宗名将の内にも載たり、経国雄略は芝龍が兵書也。”



中文译文:“从这以后芝龙作为福建道的大将,由于每年派往长崎商船,认为自己和日本有因缘,请求留在平户的妻子迎回福州。通过长崎奉行报告井上筑后守,并由井上筑后守上报江户城,得到将军的许可后,妻子被送回福州。他的儿子,即郑彩,字成功,在长崎称为森官。芝龙回国后,平户的妻子嫁给别人,生了孩子,也就是森官的异父的弟弟,这个孩子留在平户。芝龙的事迹《两朝从信録》的末尾及《武经开宗》的名将里都有记载。《经国雄略》是芝龙的兵书。”



这里把郑彩说成芝龙的儿子,但又说他是字成功,在长崎被称为“森官”。郑芝龙的儿子叫郑森,字大木,南明隆武皇帝踢给他朱姓,改名成功。书中第一处将郑彩与郑成功混为一个人了。



其二,第一卷目录“芝龙败兵”,(一)80-81下记云:



“其後の伝説に鄭芝龍韃人に欺かれ降参す、日本より被遣たる芝龍が妻が自害す、芝龍をは約束の領地をも与えず、北京へ遣し禁獄す、唐王も生捕となる。芝龍が子鄭彩余兵を聚め福州を取かえし、明帝の一族魯王を迎て監国せしめ永歴と改元す、再興の志有り、魯王の命にて鄭彩に将相の高官を授て建国公に封ず。朱姓を賜て、朱成功と称す、依是毎年長崎へ渡す商船を国姓爺船と号す、俗人は鄭彩を森官と称す。



森官武事に達せり、年年に国郡を切取って、勢漸強大なり。



中文译文:“在其后的传说里,郑芝龙被清人欺骗并投降,从日本被送回的芝龙妻子自杀,芝龙也得不到约定的领地,被送到北京监禁。唐王也被活捉。芝龙的儿子郑彩聚集余兵夺回福州,迎接明帝的一族鲁王,拥其监国,改年号为永历,有再兴的志向。因鲁王之命授予郑彩将相官职,封他为建国公,赐给朱姓,称朱成功。由于这个缘故每年到长崎商船被叫国姓爷船,俗人称郑彩为森官。



森官精通战事,年年取回国郡,势力逐渐强大。”



这里,就将他们两个人的事完全混起来了。应该是:郑彩聚集余兵夺回福州,迎接明帝的一族鲁王,拥其监国;但改年号为永历并不是郑彩、鲁王俩所为,而是桂王朱由榔(永历帝)在肇庆称帝,改年号为永历。授予郑彩将相官职,封他为建国公者是鲁王;而赐给郑成功朱姓者是隆武帝,所以到达长崎的郑成功商船被叫作国姓爷船,俗人称森官的应是郑成功而不是郑彩。所谓“精通战事,年年夺回府县,势力逐渐强大”的,也应是郑成功,不是郑彩。



其三,第一卷目录“郑彩寄书二篇,一篇求通商船,一篇求援兵”,“求通商船”(一)82-91以下所记:



求通商船:“欽命鎮守江浙南直等処地方督理軍務兼理糧餉掛征虜大将軍印、賜尚方剣、莽求登壇授鉞、使便宜行事少師兼太子太師永勝伯、今奉国主加封太師建国公鄭彩書を



日本国王の賢王藩下に致すひそかに思うに我大明国を開き南京北京を建て並べ十三省を定め天下尽く従わずと言う事なし。異国の内には日本独り徐福の子孫として大明と程遠しといえども、もと是唐人の子孫なり。大明の太祖世を治むる時、日本へ懇ろなり。其外暹羅琉球交趾の国々迄も大明へ貢物を捧ぐる事三百年の間絶えること無し。韃靼人は畜類と同然の者にて礼儀をも知らず、文字をも習わざる国なり。大明の成祖の時韃靼を攻めて其国の都迄打ち破り、韃靼人残り少なになり。又其後又韃靼人蔓延り多くなりて。「さんまる」甲申の年、大明の内に居り李賊と言う者大乱を起こし、其の上韃靼人乱れ入りて位を奪う。この事、日本へも聞こえて憤りましままと承る。其の後、大明王の一門討ちつつ実は物を起こし、荊州豫州両粤など言う国々既に取り返す。閩言う国と浙江とは鄭彩が領分なり。大明の魯王を盛り立て興建延邵等言う府四県二十余り打ち取る兵の向かう所、勝たずと言うこと無し。



大明の子孫方々より起こりて魯王を尊びて大小と仕合共に協力す。今、物頭千人、人数百万有り。船ちくがち合分かれて進む。韃靼人、肝を消し、兵を集め城々を守る人の心皆大明を伝う故、所々より義兵起こる。鄭彩船軍を率いて浙江に至る時に、定遠侯鎮南将軍と言える鄭彩が一門相次いで加勢す。其れ、我が国と日本とは隣国なり。鄭彩が居る所本藩とは殊に親しき間なり。今程、方々へ遣わす兵糧毎日数十万無しでは鄭彩が領分斗にては賄い成り難し。前方、平国侯、船三艘を遣わし進物を贈り日本の加勢を請うて、韃靼を平らげんとす。不慮に風波に遭うて舟も進物も海に沈み、又其れより四年を過ぐ。再び其の心を尽かんと思へとも、兵糧乏しきによりて延引す。先日、鄭彩が召し使いの施賛と言うもの日本へ参り帰りて、日本にても鄭彩が志を合われまるるよしを申す。然れば少し武具の助けを為されば満足たるべし。是に拠りて都督惣兵官陳光酋、陳応忠、施賛、江新と言う使者四人を舟三艘に乗せ薬種糸絹を持たしめて、日本へ遣わし貿易せしめ、旧き好を述ぶ。唯今遣わす品々と日本の武具と変え物に致さんと願いて、鳥銃腰刀鎧塩硝鉛等の武具、只今急に所望に存する所なり。貴蕃、其の心へ有りて廃れたる武具を選び、この使者に渡し、鄭彩に贈らば、魯王へ相聞し大明残らず太平を致す時、此の如く書物に載せて末代に伝えん。昔、唐の世に回と言う異国郭子儀と言える唐の大将の勧めに拠りて唐へ忠節あり。回は夷国なるさへ斯くの如し。況や日本は大唐と皆元同じき国にて文字を習い礼儀を知りたることなれば、大明の方の如く難儀を見て心を付けざらんや。只今鄭彩より遣わす使者並びに下々まで欲に耽る事有るべければ、或いは中途にて紛失することもあるべし。又は私に商売し、己が利を取る事あるべしと心もと無し。願わくは、其許にて三艘の舟商売を許されば、その品々を帳面を以て使者に渡し、相違なきやうに仰せ付けられ給はるべし。鄭彩、元より日本へ対し誠の志を存す。今便宜を得て謹んで書状を送る。此の旨明らかに諮られよ。不宣。



魯監国の三年十月十七日



宋錦緞  壱端



天鵞絨  壱端



光花綾  壱端



丝绸  十端



安二年



书简于殿中一、献和解、故不遑写本文”



这是篇郑彩请求通商船的信,在信的开头有署名:建国公,并在信的结尾注时间,鲁监国三年十月十七日。林恕在此信后面作了解释:“此书信在江户城可以看到,由于来不及抄写书信的原文,就献上日语译文。”



日本川口长孺的《台湾郑氏纪事》卷上把这封信的主要内容译为汉语:“大明开国以来,普天之下,无不宾服。贵国于我,地虽辽绝,称徐福裔,是非华人孙乎?故我太祖以来,与贵国交尤厚。其余暹罗、琉球、交趾类奉贡不绝,至今三百年。彼鞑靼者何哉?文字不解,礼节无辨,人而禽兽,叛服无常。成祖赫怒,爰发六师,覆其巢穴,殆歼种类。而遗孽残萌,犹尚实繁。前者甲申逆李之乱,乘敝猖狂,覆我宗社,仄闻贵国人民犹为之怀愤闷。今也先帝孙子所在起兵,荆、豫、两粤既复版图。彩现奉鲁王,藩屏闽、浙,既恢复兴、建、延、邵四府及二十余县,兵威所震,无敢当其锋,起义宗室,皆竞夹辅。鲁王将校一千、徒卒百万,水陆相分进剿。彩率舟师既发浙江,彩族定远侯、镇南将军相继出师。我国与贵国素唇齿相依,况彩藩与贵国殊相亲,故有所请。军旅殷繁,粮食日费数十万石,括部下而不足给。日者平国侯驰使贵国,乞援谋恢复,不幸风涛大起,人船悉没。彩将相继发船,粮乏不遂。往日施赞自贵国还,言贵国亦悯彩苦心;然则惠以兵器,深荷厚谊。今使都督总兵陈光猷、陈应忠、施赞、江新驾舟三艘,赍药材丝绢贸易,且以修旧交;请得以所赍诸品,交易贵地武器,鸟铳、腰刀、角甲、硝铅,殊所恳求。贵国俞允,奏之朝廷,事平之日,记竹帛以垂永世。昔回纥应郭子仪募,尽力唐室;夷犹如此,何况贵国与我同派,能通诗书、能习礼义,见我艰难,不悯然乎?彩所发使价,如有贪利或事贩鬻,亦不可测;贵国请注所需物件,付贱价而令无所违。[2]



“求援兵”(一)91-94以下所记:



求援兵:“古より優れたる大将の大なる志有るは、皆人の力を借りて本意を遂ぐる事なり。況や艱難の時に当たりて天下のために大なる忠節を為さんとする者は一しほ力を致すべし。



大明興りて三百年以来、久しく太平にして大戦の道を知らず。然るに韃靼強く興りて南京北京を破り都周りへ乱れ入る。大明の国々畜類の国と為る。それがし大明の恩を深く思うさえに一度恥を雪ぎ仇を報ひんと思い浙江福建の間にへめぐるどう信ずる者多し。されども、独り身にて志を遂げ堅くて、かくて年月を過ぐ。それがし日本にて生まれたれば、尤も日本を慕う心深し。今艱難の私憤なれば憚りながら日本より我を叔父甥の如く兄弟の如く思しめして恵みの心あらん事を願う。それがし生まれ出ずる国なれば懇ろの志を起こし給いて数万の人衆を貸し大明へ渡し給はば、大きなる誉、末代に残り伝わらん。昔より歴々の人或いは他人の力を借り或いは異国の加勢を以って本意を遂ぐる。類多きによりて志を述べて返事を待つものなり。



平戸一官が子森官が所より



右、長崎に罷在候唐人の通事五人へ来る書簡なり。森官は則ち鄭彩なり。朱成功も同人なり。此書簡本文不遑之を写す。殿中早々献ずる和解の故なり。



这篇是郑成功求兵书,有署名:一官的儿子森官,但没有注时间。正文下面有林恕的注脚“右是来自长崎的唐人通事五个人的书信。森官即郑彩。朱成功也是同一人。由于来不及抄写此书信的原文,就匆匆将日语译文献到江户城。”再次将郑成功和郑彩混为同一个人。并把这封出自郑成功的求兵书混置在“郑彩寄书二篇”里,实是林恕未能区别郑成功与郑彩并非一人之故。川口长孺的《台湾郑氏纪事》同样把这封信的主要内容译成汉语云:“大明龙兴三百年,治平日久,人忘乱。鞑靼乘虚破两京,神州悉污腥膻。成功深荷国恩,故将蹀血以报雠。徘徊浙、闽间,感义颇有乐从者。然孤军悬绝,千苦万辛,中心未遂,日月其迈。成功生于贵国,故深慕贵国。今艰难之时,贵国怜我,假数万兵,感义无限矣。”[2]25



1958年浦廉一注释的《华夷变态》也指出:在目录“郑彩寄书二篇”里,后一篇“求兵书”被认为是郑成功的东西,没有注时间,同时也被认为是郑彩的东西。石原道博的《明末清初日本乞师的研究》也把这篇列为郑成功的求援信,认为当时好像郑成功的名字被误传,也转摘了川口长孺对这封信的汉语译文。



匪石的《郑成功传》里载有“而成功卒以孤军悬绝,无所用武。又念母田川氏以日产殉身国难,东望神山,吾弟尚在。以一纸书寄于日本长崎译官,略曰:‘大明龙兴三百年,治平日久,人人忘乱,鞑靼乘虚,攻陷两京,怆怀神州,咸被腥膻。成功深荷国恩,义无返顾,徘徊闽、浙,颇有从者。然孤军悬绝,万辛千苦,中心未遂,日月其迈。成功托生贵国,深慕侠风,伏维仗义,假我师旅。惟执事实昭鉴之’!”[3]这与林恕的《华夷变态》郑彩寄书二篇的求兵书的内容基本一致,所以这封求兵书可以无疑地定为郑成功所写的书信。



二、郑成功与郑彩的关系考证



对于《华夷变态》出现的这种错误,近现代学者的研究虽有涉及,但都不很明确,所以需要进一步的考证。



夏琳的《闽海纪要》卷上,清顺治二年即隆武元年(1645年)条:“明主召芝龙子成功,赐姓朱,封忠孝伯。”“明以郑鸿逹为大元帅,出浙东;郑彩为副元帅,出江西。”[4]在这里郑彩和郑成功是不同的人物就看得很清楚。



郑成功和郑彩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中日史料(主要是南明史料)所记载及近现代的学者们的看法也不一致,有“族兄”、“亲族”、“族叔”等几种说法,大多数作者都认为郑彩是郑成功的族兄,都不能明确他们之间的确切关系。现将他们的观点进行梳理和归类。



有关南明的史料记载:查继佐的《鲁春秋》:“夏四月,国姓成功以奉桂朔专,不赞鲁一矢,亦二其从弟建国彩,兵不踰洛阳桥之北。”[5];江日升的《台湾外志》:“功曰:‘此计甚当!但吾欲善取之,庶免杀兄之名。’”[6];郑亦邹的《郑成功传》及黄宗羲的《郑成功传》均为:“成功笑曰:‘兄能以一军相假乎。’”[7][8];匪石的《郑成功传》:“成功以与联为义兄弟,吾取之为不仁。”[3]20;夏琳的《闽海纪要》:“成功笑曰:‘兄能以一军相假乎。’”[4]18;李聿求的《鲁之春秋》:“郑彩,同安人,芝龙从子。”[9];徐鼒的《小腆纪传》:“郑彩,芝龙从子。”[10];温睿临的《南疆绎史》:“明年,封南安伯;遣兵入卫。其弟芝虎,有勇冠军;以擒香老,殁于海。次鸿逵,亦充总兵官于镇江。再次芝豹,与逵之子彩并为水师副将。”[11];邵廷采的《东南纪事》:“又有永胜伯郑彩、彩弟联,皆芝龙支族。”[12];《清史列传.郑芝龙传》:“鸿逵据白沙,族人郑彩据厦门,郑联据梧州。”[13];《清史稿.郑成功传》:“唐王倚芝龙兄弟拥重兵,芝龙族人彩亦封伯”。[14]江日升、郑亦邹、王宗羲、匪石、夏琳都认为郑彩是郑成功的族兄,成书于康熙四十三年(1706)江日升的《台湾外志》是最早把郑彩当成郑成功的族兄的。查继佐(1600—1667)的《鲁春秋》则把郑彩说成郑成功的从弟,邵廷采及《清史列传.郑芝龙传》和《清史稿.郑成功传》认为郑彩是郑成功的亲族,李聿求、徐鼒、温睿临则认为郑彩是郑芝龙的侄子即郑成功的堂兄弟。



史志类:《福建通志》民国版:成功曰:“吾欲善取之,庶免杀兄之名。”;成功笑曰:“师屡败,兄能以一军相假呼?”;《南安县志》民国版:成功握手曰:“兄能以一军见(相)假呼?”。[15]两本民国版史志也载郑彩是郑成功的族兄。



日本史料:江户时代川口长孺的《台湾割据志》:“按彩,盖芝龙亲族也,然不详其系;华夷变态以彩为成功一名者,误矣。川口长孺认为郑彩是郑成功的亲族,但不能明确更确切的关系。



近现代中日学者:朱希祖注释的《从征实录》:“成功杀其族兄联并其军。”[16];黄典权编写的《郑延平开府台湾人物志》中“明招讨大将军幕辖渡台文职人物表”载有:“郑斌,福建南安人,建国公郑彩季弟也,于延平王郑成功为从兄弟行。”[17];日本浦廉一注释的《华夷变态》也认为郑彩是郑成功的族兄“鄭彩。鄭成功の族兄にあたり”);‚25陈智超的《郑成功致隐元信件的发现——介绍一批南明抗清斗争新史料》:“ 郑彩是郑成功的族兄。”[18];林光潮的《隐元隆琦禅师》:“郑彩是郑成功的亲族。”[19]朱希祖、陈智超、浦廉一都认为郑彩是郑成功的族兄,黄典权认为郑彩是郑成功的堂兄弟,林光潮认为郑彩是郑成功的亲族。另外,何丙仲在《南明人物郑彩研究》里则根据《大参戎郑公墓志铭》,认为郑彩和郑成功不是同族,郑彩是厦门的同安人。终则众说纷纭,莫定一是。



为澄清此一公案,笔者查阅了明末本的《石井郑氏族谱》(图二)。这本《石井郑氏族谱》于2002年从郑氏后裔家中发现的,是个手抄本,长宽均30.5厘米,厚21厘米,经装裱后共存180页。根据张宗洽、郑梦彪的考证,族谱卷前有一段文字,经拼凑能辨出“芝龙故不谱,其所以□□□□本之义,动我世世子孙□□□□读而兴焉……”等文字,与藏于国家博物馆的《郑氏家谱》卷前的<本宗族谱序>内容一致。[20]可见这本明末本《石井郑氏族谱》真实可信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根据本族谱现将郑成功与郑彩的宗族关系排列出来(图三)。






很明显地看出郑彩和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属于石井郑氏西亭分的同辈(十一世),所以应该排除异说,确定郑彩是郑成功的族叔。



三、 结语



回头再从林恕的《华夷变态》一书中三处将二人弄混的状况以及郑成功和郑彩的关系来看,笔者认为之所以混同二人为一人的原因,可以归纳出以下几个方面:



(一)、当时南明的皇帝多,先是16443月在南京即位的福王朱由崧(弘光皇帝),称次年为弘光元年。弘光皇帝16455月被斩后,接着是1645年闰6月,总兵郑彩、郑鸿逵奉唐王朱聿键至福州,改福州为天兴府,改年号隆武,71日以后为隆武元年。16458月鲁王朱以海在绍兴监国,不奉唐王隆武。16469月隆武皇帝就执,10月瞿式耜等已奉桂王朱由榔监国肇庆。苏观生从赣入广,与何吾驺等立隆武的弟弟唐王朱聿鐭于广州称帝,改元绍武。11月 ,清军突破广州,绍武皇帝及观生自缢死。164610月,永胜伯郑彩帅师奉监国入闽。11月郑彩由厦门奉鲁王次长垣,改次年为鲁监国二年。而郑成功则仍延用隆武年号。肇庆朱由榔次年改年号为永历,至是海上同年遂有三朔。而郑彩的信里却以己为主地说成“起义宗室,皆竞夹辅”。



(二)、彩和成功二人都先后得到南明几个皇帝的赐封,16463月隆武皇帝封郑成功忠孝伯,赐朱姓;16536月,永历皇帝封朱成功为漳国公,1658年正月,永历皇帝又遣使册封朱成功为延平王、招讨大将军,赐尚方宝剑便宜行事。弘光时郑彩以水师副将偕鸿逵守镇江;16457月隆武皇帝封郑彩永胜伯;1647年正月,鲁王封郑彩建国公。



(三)、二人都姓郑,同是福建省南安人,都在闽、浙一带进行军事活动。郑成功“徘徊浙、闽间,感义颇有乐从者。”;郑彩“现奉鲁王,藩屏闽、浙。”都和日本长崎进行贸易活动,都向日本乞师及乞资过。郑成功向日本乞师的次数根据石原道博的《明末清初日本乞师的研究》有四至五次,乞资一次。165112月“成功遣乞馕日本,以足军实。”[21]“明朱成功取漳浦,遣使通好于日本国”,“既获日本铅、铜之助。”[22]郑彩向日本乞师和乞资各有一次,乞资如前面所提的“郑彩寄书二封”的“求通商船”,乞师是16495月“彩移咨琉球,求甲剑枪硝等;且以其国密迩日本,托令乞援于日本,相共发兵”(川口长孺的《台湾割据志》)。值得一提的是郑彩在“求通商船”的信中还提到郑芝龙乞援的事,“日者平国侯驰使贵国,乞援谋恢复,不幸风涛大起,人船悉没。”
平国侯就是郑芝龙,所以更容易造成误解,认为郑彩是郑芝龙的儿子。



笔者摘出林恕的《华夷变态》一书中三处将郑成功和郑彩混同的地方,根据南明时期的史料,指正其出错的内容。并查阅了明崇祯版的《石井郑氏族谱》,进一步弄清郑成功和郑彩的关系,同时也修正南明史料及近现代学者们对他们俩的关系的种种错误判断,进而表述造成这种错误的原因,为今后进一步研究二人的关系以及各自在南明时期的活动打下了基础。



注释:



 林恕、林凤冈编《华夷变态》,日本:图书刊行会石印本,早稻田大学图书馆藏。



‚ 林恕、林凤冈编,浦廉一注释《华夷变态》,日本:东洋文库,19581959



③参见石原道博的《明末清初日本乞师的研究》日本:富山房,昭和二十年(1945 年),第49 页。



④民国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三十一,民国27年(1938年),第2页。



⑤参见:何丙仲著《南明人物郑彩研究》,未正式出版。



                     参考文献



[1] 川口长孺 .台湾割据志[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六辑.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12.



[2] 川口长孺 .台湾郑氏纪事[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六辑.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2425.



[3] 匪石.郑成功传[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六辑.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79.



[4] 夏琳.闽海纪要:卷上[M].福建:福建人民出版社,2008:2.



[5] 查继佐.鲁春秋[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六辑.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56.



[6] 江日升.台湾外志[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111.



[7] 郑亦邹.郑成功传[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六辑.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7.



[8] 黄宗羲.郑成功传[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六辑.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15.



[9] 李聿求.鲁之春秋[M].浙江:浙江古籍出版社,1984204.



[10] 徐鼒.小腆纪传[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五辑.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559.



[11] 温睿临.南疆绎史[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五辑.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555.



[12] 邵廷采.东南纪事[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五辑.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132.



[13] 台湾中华书局编辑部.清史列传:卷八十[M].中华书局,198340.



[14] 清史稿.郑成功传[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四辑.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262.



[15] 民国南安县志:卷二十五[M].中国地方志集成,福建府县志辑28,上海:上海书店、四川:巴蜀书社、江苏: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193.



[16] 杨英.从征实录[M]//周宪文.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六辑.朱希祖,注释.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11.



[17] 黄典权.郑延平开府台湾人物志[M].台南:海东山房, 1958:94.



[18]  陈智超.郑成功致隐元信件的发现——介绍一批南明抗清斗争新史料[J].中国史研究动态,1993,(8)1-5.



[19] 林光潮.隐元隆琦禅师[M].福建:厦门大学出版社,2010236.



[20] 张宗洽,郑梦彪. 郑成功家族族谱的新发现——明崇祯修〈石井郑氏族谱〉评介[J]. 中国史研究,20044):160-166.



[21] 沈云. 台湾郑氏始末[M]//周宪文. 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六辑. 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21.



[22] 徐鼒. 小腆纪年[M]//周宪文. 台湾文献史料丛刊:第五辑. 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841.

返回顶部 打印 关闭